Always Prince. 

關於部落格
時間よ止まれ。
  • 33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 オアシス

 

震懾的張開眼,他每天都是這麼醒來的。

接近正午的晨光從窗外照射進來,旅社不太多家具的空間反射著光線,偌大的空間有著柔和的黃。

從沙發上坐起來低頭看著腹上一條毛毯,明白自己昨晚肯定又是在沙發上邋遢的睡著了,也肯定是那個人幫忙加上一條毯子。
機械做成的手指,毫無知覺的摩娑著毛料,他雙手將毯子捧起埋入自己的臉。


以前這樣的天氣,他們會一起穿著破爛的短褲跟母親親手縫的布衣,一邊大嘶大叫的逃離因自己的惡作劇招來的鈑手,還有一些被砸中就會昏死的東西。
他們那個純真火爆的青梅竹馬,每次都是這樣修理他的。
雖然每每都被自己拖下水,但那個髮色比自己稍淺的小男孩,還是會一邊露出苦惱的表情,一邊跟著自己跑。

不管什麼時候,都是這個樣子。
他都會輕聲的抱怨些無關緊要的話反牽起自己的手然後,跟著跑去。

有時候他都不太懂身為兄長身分的他牽引著兩人的路,還是由弟弟守護著那交疊的掌心。
時間逐漸洗去掌間的溫度,他們兩人的手已經是深深烙印住罪的痕跡的冰冷金屬。
到底已經多久沒有確認那個溫度,他也忘了。
有太多的東西跟懲罰他要牢牢記住,這種幸福過頭的記憶,光用回想的就會覺得痛。
雖然弟弟的臉,是那一張毫無溫度的鎧甲,從停留在十五歲的聲音來聽,好像什麼改變了。

到底是什麼讓你的聲音變的如此蒼涼無奈孤獨,是那一個個無法入眠的夜晚嗎?

阿爾。


無法擁有自己身體的詛咒成真後,從此之後血淋淋的一切毫不留情流入他的人生。
好像這條路走的又險又長,不管怎麼走映入眼裡的都是黃沙一片。像是這個軍事國家外圍的荒涼路程,永不竭盡的沙漠。


一個有點驚人的碰撞聲,他突然驚覺的抬起頭,笨重的鎧甲從小扇的門有點辛苦的擠進來,拿著一個紙袋、想必裡頭裝的是兩人份的早餐。那一堆金屬疊成的人形用輕柔的語氣對他說聲早。
一種非常溫柔,宛如明亮日光的聲音,照亮整個房間。

就算沒能看見他的表情,他也很清楚此刻阿爾是用什麼神情跟他道早的。
突然那些晦暗的都令人忘懷。

總是一遍遍的讓他想起什麼是能夠在這片沙漠中抓取到的。


一種,永遠都可以成為他人生綠洲的,笑容。

 

 



 

 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