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ways Prince. 

關於部落格
時間よ止まれ。
  • 33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 01





  從梅的輕聲叫喚中醒來。

  十個榻榻米大的明亮和室,張開眼睛是天花板上祖父為他著墨的方紙燈,上頭畫著黑白為底的梅花。
  雖然在夜間讀書或是看著庭院裡的月發楞到深夜,已是他長久的習慣;但早起也是習慣。
  近來有些朦朧的視力,總讓他揉揉眼睛後再轉向梅。
  那是負責他房間的婢女。

  搖手要她退下,清春向來都是自己盥洗的。
  換好制服、拿起別人幫他打理好的書包跟便當盒,接著到佛堂上柱香。

  跟早起的祖父母問過早後,便牽著單車出門。

  在天邊微亮的濁白那端,反映曖昧的色塊。總是瞇著眼睛瞧見那種模糊不清的顏色。
  也不是喜歡或是什麼的特別理由,只是這個時光適合這種氛圍。

  其實不必這麼早出門,
  牽著單車上學這麼多年,他從未急忙的跨上去騎著趕去學校過。

  從沒因為什麼東西而打亂自己的步伐過。

  每天的路線就是經過一條小小的商店街,雖然每個人都知道他是哪戶的孩子,但不曾有人喊出他的名字與他招呼。
  因為清春總是掛著耳機,聽著線另外一端的錄音帶片放著千篇一律的歌曲,然後含笑朝他們輕輕點頭。
  就只是這樣罷了。

  接著會經過一座小橋。

  橫跨著河岸兩端,不管何時、多麼微弱的光,都能使那清澈見底的河發著天外般潔淨的閃光。
  清春也不知道為什麼,總是挑那座橋走。雖然那是距離學校頗遠的距離,但從沒變過往那個方向走去的腳步。

  幾乎是每天早上他會看見一個蓄著長髮、跟他年紀相仿的少年,用一種朦朧的眼神望著河面。
  對這個人他一無所知,但是那種眼裡的水色,讓他有點跟河面重疊住的感覺。
  因此清春記的很清楚。
  那是什麼樣的一種亮度。
  像是淺淺的水波上一種極其微弱的暈光,散在水紋裡頭。無所言喻。

  日復一日沒有更改過的每天,清晨在清春的思想之中是一天中最長的時光。
  特別是尚未破曉寧靜,突然被某種東西撕開一小角的聲音。

  他突然想著,那是什麼樣迴響,所以他在橋上停下腳步,望著地平線最遠的那端。
  一點點,一點點,漸漸被旭日東昇的亮度給吞沒。

  像是站在他一邊的少年的眼睛。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